上個禮拜日晚上開始,算是入冬以來最冷幾天吧。白天氣溫大約在攝氏三度上下,晚上則是都低於零度。加上風勢還蠻強的,人體感覺氣溫(feel-like)更是屢創新低,白天都是零度以下了。這種天氣就真的不想起床出門,即使室內有暖氣,想到起床後就要出門上課就很懶。

像在台灣天氣冷要食補一樣,這種天氣就想吃一些東西來補一補。不過台式食補在這邊有實際困難,於是只好以吃一些特別的東西來替代。不過,這個渴望也導致發生了一個慘案。

昨天上完課,教完大學部的 session 後,已經六點了。現在五點天就變黑,過了六點就更不用說了。回去的路上,想說買個特別的東西回去跟 I 同學分享吧。於是我在搭車中途下車,跑到以前去過的 Chilis 買些美式餐廳的食物準備外帶回家。這家餐廳算是平價,而且有專門外帶(to go)的部門,帶回去可以省下店裡點飲料(美式食物不配飲料是吃不下的)以及合法搶人的強迫性小費。加上看電視發現現在買 Gift Card 有 $25 送 $5 的促銷,就這麼決定,去包一些回家吧。我不喜歡冒險嚐新,所以我又點了兩種口味各半塊的豬肋排套餐,這套餐還可選兩種附餐(選擇很多,但是我點到一個失敗的附餐)。另外再加上一個類似開胃菜的三式組合,裡面有兩個大墨西哥捲、一些不帶骨的 Buffalo Chicken Wings、以及不知道怎麼形容,但是超級好吃的炸雞肉。這樣加起來含稅大概 $25,結帳時我很不要臉的要求現場買 Gift Card 再馬上用 Gift Card 付,他們沒說什麼,但是卻讓他忙了好一陣子。因為程序是先買 $25 Gift Card,找經理來開通贈品的 $5,刷卡付費。之後再點餐,用 Gift Card 繳費,超出的幾毛錢部份再用現金結。這樣看起來很簡單,但是在美國,對他們來說這樣真的很麻煩。不管怎樣總是弄好了,比想像的快,也因為他們的熱誠感不到太多麻煩。

出餐廳後,天色又更黑了。天氣也很冷,想著豬肋排要冷掉了,於是就快走回地鐵站搭車。在過一個很寬且下班後沒什麼行人的大馬路時,因為快要變紅燈了,所以我用跑的過馬路。沒想到,道路有個坑洞沒看到,一不小心左腳踩空扭到,整個人摔個狗吃屎。除了左踝扭傷外,膝蓋也受傷了。餐點也從我手上飛了出去,還好後來看一下沒怎麼。他們真的算專業外帶,包的很好,裝食物的盒子從袋子掉出來也完全沒有爆開。不過這時候卻發生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情。

我跌倒的地方在馬路中央,那時候快變紅燈了,所以我摔倒後,因為痛延遲了一下,再加上把東西收拾好後,當然已經變紅燈了。我的面前停著一台 Jeep Liberty(我常在路上看台灣少見的車,所以一眼就認出車型),裡面的老美就停在那邊等我收好,也沒有不耐煩。後來收拾好了,站起來時接近到另外一個車道(跌倒的車道有 Jeep Liberty),一台 Lexus RX 剛過來看到我紅燈還在馬路上中央,打開窗戶罵:「What are you doing? Where are you going?」 等不到 how/why questions 的情況下,只聽到一堆聽不懂的情緒話。我看了一下,東方夫婦(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邊開 Lexus RX 休旅的都是東方人,但是很多醫生開 Lexus ES/GS 轎車)。這時候 Jeep Liberty 大哥生氣了,開窗戶回罵 Lexus RX 夫婦說:「Didn't you see he just got hurt?」(其實他們真的沒看到,因為被擋住了)但是,經他這麼一罵,Lexus RX 也乖乖停下來讓我先走過去。到對面後,因為剛跌倒很痛,我休息了一下,按摩了腳才走,轉過頭看 Jeep Liberty 已經左轉離開,Lexus RX 就直行往我要走的方向離開。我就慢慢走,但是過了大概一分鐘,已經左轉的 Jeep Liberty 開回來,停到我旁邊問我:「Do you need a ride?」我一開始嚇了一跳,他就說:「I just saw you hurt your knees, so I thought you might need a ride.」這時候我才想起他就是幫我出氣的老美。我很客氣跟他說不用了,地鐵快到了,謝謝。他再次確認我可以走路後才迴轉離開。他真的是特別又折回來,真是個好人。回到家後,雖然很痛,可是遇到好人,感覺還不錯。也希望他好心有好報,賺大錢從 Jeep Liberty 升級為 Jeep Grand Cherokee 吧。

ca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留言列表 (20)

發表留言
  • ITA
  • 這雖然倒楣...可是至少還有點溫情....所以也沒那麼心酸啦..
    至少可以感受到老美的人情味

    不像我....第一天到就XXX....
    現在還在掙扎要不要寫出來....
    :P

    說到討厭的東方人
    有些東方人比老美還勢力
    自己為很厲害...XXX
  • 豬瑞
  • 好溫馨的一則故事唷~
    如果這事是發生在台灣~
    我想大概也沒人會降做吧~
    好心有好報~
    希望那台JL的車主能中樂透囉^^
  • 豬瑞
  • 差點忘了問~
    豬安你的腳沒大礙吧?
    保重捏~^^
  • 老猴
  • 那要順便再發願一下
    把Lexus打回原形變成Toyota吧
  • bcyyang
  • 豬安,你一定要保重啊~~~
    那裏大概沒有跌打損傷的可以看吧?
  • cawang
  • ITA 你那個應該要寫出來,以免 B 大明年過來在 LAX 轉機時被同一個人拐。
  • cawang
  • 感謝大家關心,感恩啊。


    腳沒怎樣,經過我買沙隆巴斯貼過後已經沒問題了(這邊的 Salonpas 是日本進口的,感覺比台灣久光十年如一日的版本有效)。所以也不需要去找國術館了,雖然也找不到。
  • cawang
  • Lexus 打回 Toyota 還不夠,畢竟 掛 Toyota 也有百萬等級的。應該打回另一個 L 牌的,叫 LAILI。對,沒錯,萊禮自行車..(未免誤導,聲明我虎爛的,萊禮自行車原名叫 Raleigh)。
  • 老猴
  • 打回Made in China的不知道什麼品牌 但是外觀都很像雙B或是Lexus的不知道什麼鐵棺材車好了
  • 老猴
  • 另外一提
    Arthur
    你的BLOG上面那個時鍾 會跟使用者的電腦時鐘(螢幕右下角)同步嗎?
    我看寫 U.S. Eastern Standard Time 不過時間卻跟我的電腦/鬧鐘/手機/手錶時間一樣
    我這裡不可能是 美東標準時間ㄅ...
  • cawang
  • 大陸那些克隆(clone)車真的太誇張了,仿 BENZ/BMW 不說,還有仿 Honda Accord。好笑的是,本田中國總公司告上法院,結果法院判無罪。理由好像是看不出外型有什麼專利,而且附帶一條理由是這是中國工業發展必需的,而且日本鬼子早年也是這樣。
  • cawang
  • 我加了EST 寫完之後不是很確定,後來看到右下角同步就有點不安心。本來想找一個從台灣連過來的人試試看,還好你說了,那我就知道要改了..感恩啊
  • htcheng
  • 祝A大的腳早日康復 再次回復"勇腳安"

    這讓我想到我以前大四一次騎機車在和平東路犁田的事
    當時發生的詳情已不可考
    只記得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犁田了
    連人帶車在地上大概滑行了十多公尺
    雖然沒有受到非常致命的傷害
    但是全身擦傷等是難免的
    那時旁邊有一位好心的機車騎士
    也是馬上停下來(就把他的機車停在路中間)
    幫我扶起來 再幫我把機車牽到路旁
    並確認我不用叫救護車 可以自己處理之後才離開
    所以在台北還是有讓人溫暖的事的
    真是"人間有溫暖,四季皆如春"阿
    (有人要猜猜這面這一句出自哪嗎? ^^)
  • Iris
  • 那一夜 我們說相聲 ?
  • Iris
  • 原來是沙隆巴斯救了你這個阿土伯。
    (好冷)
    [請參考大富翁遊戲]
  • Iris
  • 說到好人,我在這邊也遇過。
    大概兩年前有一天去上學的路上,
    過馬路的時候莫名奇妙的就被一台左轉貨車撞了,
    (後來知道是因為他轉過來的時候陽光直射他眼睛,他完全沒看到我)
    撞的我整個人彈開跌坐在地上。
    當下是真的痛的站不起來,而且人應該算傻住了吧,
    後來肇事的趕忙下來查看之外,
    另外一台目擊者車主也跑到我身邊扶我問我一堆問題。
    我那時候覺得應該沒事(套句A大常說的話: 沒流血嘛!)就說我沒事。
    那個目擊者就一副覺得不可思議的說:這樣不行!你得把肇事者的資料留下,得去醫院驗傷之後再聯絡他,請他賠償。之後還留下他自己的資料,說以後要人作證可以找他沒問題,一切處理完之後又載我去要去的地方。

    當下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心裡受到滿大的驚嚇,身體又痛,還好有這個好心人在。我後來是沒有再找這兩個人了,因為想來還是麻煩,不過後來經濟拮据的時候,常常會想: 當時真該好好敲一筆啊。
  • htcheng
  • 樓上I大 :
    答對啦!!真厲害 ^^
    (是"電視與我"這個段子裡的)
    今天先這樣
    下回有新的題目我再"統基"你
  • cawang
  • 阿土伯的故事好冷,比外面感覺起來負十幾度還冷。


    如果那時候有敲一筆,可能去買 Chilis 就直接搭計程車去了,也就不可能跌的狗吃屎。
  • bcyyang
  • 有一次我很倒楣,因為我撞到一個小女孩。那年我大二,騎機車上學途中,有一個國小女生和同學追逐,突然就衝到我的面前,我煞車不及把她撞倒,她的嘴巴流血,我趕忙把她抱起來,用跑的送到醫院。
    她媽媽後來趕來差點沒把我殺了。還好,她爸爸還很理智,帶我回現場看地形。
    好險,附近檳榔攤的阿婆看到,出來作証說是那個小女孩亂跑。最後是他們向我道歉了事~~~好險吶!
  • cawang
  • 嚴格說我這輩子發生過三次車禍,第一次我是撞人,後兩次我被人撞。三次剛好是腳踏車、機車跟汽車。

    腳踏車是國中,上學快遲到狂飆,撞到一個女學生,沒怎樣,不過後來她死纏不放..$##@$@#$(有點唬爛)


    機車是高中畢業無照騎車,騎很快被一台車 A 到,因為他左轉打右轉燈,整個飛出去,還好包紮後沒怎樣。只是隨後就進了成功嶺,很麻煩。


    汽車車禍在研究所時,我直行閃黃燈的幹道,被橫行閃紅燈的支道的人攔腰撞上。這傢伙很可惡,硬說是我的錯居多,我是開的很快,但是閃紅不是要停/看嗎?我根本不理他。警察丈量完他一直跟警察講我開多快。後來他打來我也不理他,因為那時候還有保險。後來裁定 9:1,他負責自己跟我的損失 90%,我負責 10%。我的車子修了十多萬,他的前面凹陷,保險桿直接躺在大街上,最後還好連他的只花出險費三千塊的樣子。而且即使剛好是駕駛座側被重擊,我除了驚嚇外也沒怎樣,算是不幸中的大幸。那是碩一暑假,大家應該都看不出來我的銀色的車曾經整面毀容過。傷的很嚴重,被撞的時候從路上被撞到路肩去,可見他也開很快。最後是整個左側兩個門的範圍都嚴重凹陷變形,我下車還要從另外一邊下車。還好車廠說 ABC 柱沒傷到太多。


    還有一個插曲,保險公司開始也是雞雞歪歪,都是總公司跟我聯絡,我說我不要透過電話聯絡,他們就地區分公司派個主管約在某營業處跟我談。後來來的那個女主管看到我的姓名後說我是他的國小同班同學,年紀輕輕就當管人的,更慚愧的是他說他是XX時,我一點印象也沒有。就這樣,只花了一分鐘就敲定了以最簡單的一般出險處理就好。後來都在聊一些有的沒的,包括我怎麼不去同學會。我說我有收到一張明信片,可是當天從郵差手上拿到時,同學會已經在一個禮拜前辦完了,這封信可能跑去外國一趟又回來了。真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