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有一則新聞,從旺旺中時電子報看來的。標題是:「籌學費 女學生賣身 助教贊助」。標題講的助教其實是「助理教授」,跟一般人認知似乎不同。第二,take someone's course 就是選誰或上誰的課,這篇新聞居然翻成...自己看吧,真的是超級直譯法。跟 Top Gun 翻成好大的一把槍一樣的扯。
更新:後來看到蘋果相關的報導:「副教授嫖妓 召到學生」還附上名字 Yaron Eliav, 連進去一看,是副教授,不是助理教授,也不是助教。旺旺中時電子報的譯法不只有問題,連職稱認知也有問題。

ca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老猴
  • 這位學生沒有拿這位副教授的 course
    但是有跟他 intercourse
  • cawang
  • 還好外電新聞沒出現這個字,不然不知道大記者會不會把 intercourse 想成 inter+course,然後翻成跨系選修?還是網際課程?也可能是遠距課程?

    跟我一起學阿伯學長叫一聲...汪汪!
  • Iris
  • 一樓的好糟糕
    請暫時不要跟我說話
  • 老猴
  • 力共啥?
  • cawang
  • 義大利...
  • Q瑞
  • 別說英文了,有些人連中文都講得怪怪的。

    最近興起一種流行用語是:「做一個XX的動作」。不僅記者愛用,很多人都很愛用。

    前陣子搭高鐵,出站時,聽到站務人員說:「出站的旅客請靠左邊閘口做一個出站的動作。」聽到之後我都快暈了。

    “請靠左邊閘口出站”,這樣講不就好了嗎?這讓我想起,大學時代上翻譯課時,讀過一篇余光中的文章,篇名好像是「的的不休」,內容主要是在批評中文使用者很愛用「的」,連帶影響翻譯時也常常會用「的」。當然,有時候「的」不能省,譬如:“我喜歡張三的歌曲”vs. “*我喜歡張三歌曲”。但是也有很多時後「的」可以省,譬如:上文“最近興起一種流行(的)用語”,把「的」省略後唸起來就簡潔許多。從語言學的角度來看,「的」出現與否或許會牽涉到詞組結構之差異(e.g., compound vs. non-compound),但若不影響語意甚大,當省則省,如此才能達到翻譯原則「雅」之要求。

    回到正題:「做一個XX的動作」。印象中,不知曾在哪邊聽過,這種結構其實代表某種特殊的認知語意,跟直接講「XX」是不一樣的。Well......信者恆信囉!

    以上純屬胡言亂語~ :P
  • 老猴
  • 新聞報導 尤其電視新聞訪問時
    也常常可看到一個跟『的』有關的用法
    就是把『的』省略掉
    譬如訪問某某人的老爸
    畫面主角一定是一個婦人
    但是旁邊的說明通常都會寫
    譬如 戴老猴母親
    如果戴老猴不巧是個犯罪事件的涉嫌人
    那就會寫 嫌犯戴老猴母親
    如果去訪問Arthur
    應該就會寫 嫌犯戴老猴友人
    到底是啥小朋友?
    寫 嫌犯戴老猴『的』XX
    安咧不是很清楚嗎?

    引用一下六樓 “回到正題:「做一個XX的動作」。印象中,不知曾在哪邊聽過,這種結構其實代表某種特殊的認知語意,跟直接講「XX」是不一樣的。”
    做一個XX的動作我很早就聽過了,早在國中時期,有次碰到一個重大節日,應該是〈空一格很大格〉殺人魔蔣光頭誕辰,我們雲林縣虎尾鎮崇德國中學生就要代表去參加一個大集會,其實應該說很多國高中/職都有學生要去,地點是在虎尾農工的操場,一陣歌功頌德外加鼓舞人心的致詞以後,請大家對〈空一格很大格〉先總統蔣公遺像做一個鞠躬的動作。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這當然跟直接講「鞠躬」是不一樣的,做一個XX的動作比較像,集會的司儀也知道我們是很不願意的來參加,當然也就不可能心甘情願的鞠躬,他體恤我們,所以沒有直接講「鞠躬」,因為這聽起來很像一個命令,只會讓學生心裡更幹而已。所以他講請大家做一個鞠躬的動作,這個所謂特殊的認知語意就是,”你們給我一點面子鞠個躬吧,把動作做出來就好了,心裡有沒有像我一樣尊敬〈空一格很大格〉殺人魔蔣光頭,那就不得而知了,and I don’t give a shit…
  • cawang
  • 這個中文所有格「的」字的省略是有人研究過的。

    一般中文所有隔是這樣:
    Possessor + 的 + Possessee
    戴老猴 + 的 + 母親

    有人提出:
    如果 Possessee 是所謂 relational noun
    (relational=就像親屬關係,身體部位,或是像朋友這類的名詞)
    「的」省略通常都 ok
    戴老猴母親
    聽起來很 ok

    如果是 non-relational 像最沒有 relation 的鉛筆來說好了
    戴老猴鉛筆
    就不 ok 了
  • laohou
  • 安咧喔~
    不過我還是怎麼念怎麼不順口
    而且這個似乎會
    譬如 我的老闆
    變成 戴老猴老闆
    好像 戴老猴本身 = 老闆
    這樣講好像不是很OK
    再舉個例
    陳怡君的妹妹
    寫成 陳怡君妹妹
    這樣似乎 陳怡君 = 妹妹本人

    Anyway realational noun
    如果把「的」變成他/她還更口語話
    譬如 Iris的弟弟真會吃
    變成 Iris她弟真會吃
    這樣一改
    連弟弟都可以不用全寫
    只要寫一個弟 很口語吧~
  • cawang
  • 這是可預期的,因為中間有模糊地帶在,
    也就是一個名詞到底是不是 relational 有時候是很模糊的,
    算是一個 scale。
    親屬關係跟身體部位是最具有 relational 特性的,
    算在最 relational 的一端。
    其他就比較難界定,像老闆就有點卡在中間。

    另外 possessor 如果是代名詞 (pronoun),
    會比較容許跟 (relational) 名詞結合時把「的」丟掉。
    所以,
    我老闆 很 ok 就是我的老闆的意思。
    戴老猴老闆,就會卡卡的,似乎有兩個意義存在。

    不過最讓我驚訝的是,你的例句取得真是棒!
    他的確真會吃!
  • 老猴
  • 啊~嘿啊~沒啥啊~~
    原本就是 頂港有名聲
    自從跑去台南之後
    也終於可以加上
    下港有出名這句了
  • Iris
  • 鳥爺哭哭
    躺著也中槍
  • 老猴
  • 鳥爺怎麼會哭!!!
    他應該覺得很驕傲吧~
  • 鳥爺
  • 頂港出名~
    下港有名聲~

    出自:嗆聲 - 謝金燕
  • 老猴
  • 你跟他去練舞功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