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回台有許多特別的,首先是好久以來自己一個人搭機回台灣,第二是第一次搭西北航空回來,第三也是最相關的是頂著一顆三個半月沒剪的呆瓜頭回來。

我跟 Iris 討論過後發現,可能我平常頭髮較短的時候看起來防備性很高,所以以前回台灣或搭飛機長途旅行時,途中很少有人會跟我說話。這次頂著一顆瀏海超長的呆瓜頭,沒想到路上一直遇到主動跟我講話的人。

首先是在紐澤西州的紐華克機場(Newark Liberty Intl Airport),美國沒有出境管制,搭機前,即使是國際航線也只要經過安檢即可。安檢前會先有 TSA 人員檢查登機證跟證照,確認真的要搭機才能進行安檢。檢查證件的 TSA 人員看到我的登機證(西北為省成本,三段航線的登機證印在一張薄紙上)的終點是 Taipei, Taiwan。就說,哇,你要到台北去,真遠之類的。然後就問我那邊是不是有一棟超高的摩天大樓,好像叫 Taipei 101。我說對啊,是 Taipei 101 沒錯。然後他問我到底是幾樓呢?105,106 還是 107?我說 It's one hundred and one. That's why it's called Taipei 101。他說,Yeah..that really makes sense。我覺得比較誇張的是,他的問題一點 sense 也沒有。

後來安檢時,因為我把 Nintendo Wii 帶回台灣,順便幫人買了一些重量很輕的電子用品。所以隨身拉桿箱在 X 光機下大概很精彩,所以就被一個 TSA 人員請到旁邊特別檢查。他戴上手套,打開我的行李後嚇一跳,覺得我怎麼有這麼多電子用品在裡面。一開始還有點嚴肅,大概看到我的呆瓜頭,就開始跟我聊一些有的沒的。看我的精心包裝的 Wii 主機後,還問我說有什麼片?後來看到一片跑出來的惡靈古堡四代(Resident Evil 4),還跟我說這很好玩對吧?說他很期待第五集的發行(問題是會有嗎?)。問我 Did you clear all the stages? 我其實已經全破兩次了(第二次劇情跟裝備會不太一樣),但不想刺激他,因為他問我全破沒的時候已經說了他還沒破,所以我說我快要破了,已經快到最後一關的 Boss 了。

再來就上飛機了,西北是在密西根州的底特律轉機。底特律機場非常的新穎跟漂亮,機場內部的電車還是在「室內」運行的。我在那邊因為第一段提早到,想著等等還有十幾個小時才到日本大阪,所以我跑去 Burger King 吃了一個套餐才上飛機。搭上飛機後,我是坐在中間四個位置的走道位。另外一頭的走道位是個老外女生,裡面兩個位置坐了一對情侶。真可憐,被包圍起來。好玩的是男的長得像中國古拳法傳人魚翔拳,女得就一般長相但妝化得很濃。我搭飛機時,隔壁的人都很少跟我講話,大概看起來太兇了。但是這次古拳法傳人倒是沒事就跟我講話,後來在大阪機場等轉機遇到(最後一段大阪到台北我們的位置就不一樣了),還會跟我聊天打招呼。隔著走道坐著一對回台灣的老夫妻,帶著一個十一個月大很可愛的混血女寶寶。大概是我的頭髮太無害了,他們也是一路跟我聊天,讓我跟他們可愛的小寶寶玩。

飛機到大阪後還要過一次安檢,才能到最後一段回台北的登機門。通過安檢時,因為之前美國 TSA 跟我說只要是電子產品都要拿出來,不能跟著拉桿箱過 X 光。所以我就跟 X 光機的前的老伯說裡面有電腦的東西。他聽不懂,說 No computer? Then okay. 我說 No no..有電腦,老伯還是霧煞煞,我還烙出以前在 Bic Camera 看得到日文「パソコン」,沒想到老伯還是一臉?號。我乾脆把拉桿箱打開,他恍然大悟,後來總共拿了七個籃子來裝我裡面的東西過 X 光,結果後面的人都在看我,很丟臉。全部檢查完後,他們說 Okay,我在重新裝箱時,一位帶有渋谷 109 辣妹膚色的女性安檢人員跑過來用英文說,you are a game lover? You like to play games? 我說 Yes,他說 I like to play games too。後來到重新登機處,那對老夫妻還很緊張的過來說你是帶了什麼,怎麼被扣留那麼久。

就這樣一路很精采的回到台灣,跟以前沒人理完全不同。所以可見髮型真的影響一個人很多。這也勾起了我不堪回首的往事。我還記得國中的時候有一次跟理髮店師傅沒溝通好,他把我剃成像當兵那樣短。那時候頂著那顆頭到唱片行選唱片,大概店員覺得我這傢伙可能是少年感化院出來的,一路盯著我,怕我偷東西,後來北宋索性離開不買了。

ca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老猴
  • 你在紐華克碰到那個傢伙
    可能以為taipei 101
    是台北很高的建築群其中的第101座
    前面還有一些譬如 Taipei 98, Taipei 99…等等的前輩
    所以沒想到 101 = 樓層

    我之前搭CX889往香港也是碰到一個老阿公做在在我旁邊
    但是他要看飛機上的video
    操作有很大的困難
    我就幫他弄 轉台~調音量~全包了
    可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到最後就跟我說一些
    Oh~I wish I had your ability to control the machine…
    後來他可能煩了(其實我也有點煩)
    就把剛剛看完的car & driver
    (本人在機場的書店最愛買的雜誌 免稅價US$3.99)
    借給他看
    他翻到某頁hyundai的廣告
    就開始說甚麼他去年和他老婆開著一台hyundai小車橫越歐洲大陸
    我是有點懷疑
    因為我對hyundai的印象一直不好(其實對韓國貨印象都不好)
    有這麼耐操嗎?
    另外既然他操作機器的能力不太好…
    我合理的懷疑
    可能整個旅途都是他老婆在開車吧
  • ITA
  • 為什麼飛機上坐在你旁邊的人都那麼好??為什麼那一次來回兩趟坐我旁邊的人都那麼OOXX....

    你剪了頭髮也還好啊 上次我們在安克拉治入關時 證照檢查人員還很興高采烈的八卦再你之前一位的旅客........@@
  • cawang
  • 補充:
    我這次回美國經大阪時又過同一個安全檢查口(簡直是西北航空專用的,超小型的)。又是同一批安檢人員。我又遇到了這位 109 辣妹。這次我還是被她扣下來了。因為不知道為何我的背包多了一隻小螺絲起子(但是桃園機場根本沒發現)。

    所以她問我有沒有帶 do-lai-ba 時,我還說沒有啊。沒想到一打開包包還真的有。後來起子拿出來背包再過一次 X 光。沒事,我想起子大概要充公了,就先離開了。沒想到她追過來說,You Keep this.

    也還好她給我 keep(應該是 keepu)了,我在跨太平洋飛機上擦眼鏡,居然把整個鏡片弄出來,原來是螺絲鬆了,馬上拿出螺絲起子,搞定。看來冥冥之中有股力量讓我帶著螺絲踏上旅程。

    另外說到 keep <-> keepu。好幾年前到日本搭新幹線,搭的就是還未誕生的台灣高鐵 700T 車輛的原型車 700 型。搭到東京車站時,想留著票當紀念。就沒有走電動收票閘口,改走人工的。跟值班大叔說我要 keep this。他一聽說,喔~keepu,幫我蓋個章就給我了。我那時候還想這位大叔年紀這麼大了,一聽就知道我要幹嘛,真強。後來才發現日文的票好像叫 keepu/kip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