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個叫 Swine Flu 的豬流感新型流感新聞報得很大,不只墨西哥以及鄰近墨西哥的加州、德州。居然連紐約市附近都有了,果然是人來人往的大都市,什麼好的壞的都很容易進來。不過大概台灣的新聞報得很大,我家人也打來要我注意一點,說紐約已經有疫情了。

看來真的是繼禽流感、狂牛病、狂犬病、羊癲瘋(誤)後,連豬也不干示弱,趕快出來搶占版面。如果真的有這樣的陰謀論的話,那恐怕豬隻們真的可能曾經像下面漫畫一樣開過這樣的會議:(http://cagle.msnbc.com/working/051109/bish.gif

http://cagle.msnbc.com/working/051109/bish.gif

雖然我不常出門,不過我還是把我塵封已久的口罩找了出來。只是拿著口罩時,往事像幻燈片一樣一格格的重播。看到口罩就想到我當兵佔涼缺那段時間。好死不死,就是那天剛好當值日官(空軍不值星,只值日)。多方通話的戰情電話突然響起來,話筒端那位長官會先一一唱名單位,唱到你單位時要報上級職姓名,最後該長官會說請問是否抄收,之後再一次一一唱名各單位,回答說抄收(感覺不是很有效率)。這種電話響起通常沒有好事情,雖然大部分時候只是編號 3701 飛來了,所以要管制營內交通。戰情電話大概交代了幾件事,重點就是下午五點後營門將不如平常一樣開放軍官及部分高階士官進出,並要大家打電話回家說明。反正就是全面管休,而且是所有人都要鎖在營區裡面。沒錯,那就是 SARS 期間的管休措施。

所以我也打電話回家了,家人大概也看到新聞了,所以也沒很驚訝。不過問題來了,我在營裡面根本沒有足夠換洗衣物,還好我算是早知道消息,趕快去營站補充了一下,據說後來整個都賣光了。此外,效率很快,同一天下午就發下 N95 口罩(空軍存貨似乎很多,好像平常工作就有用到),就這樣管制了十幾天還是二十幾天,我也忘了。解除管休那晚,車子開出營門(管休期間車子還沒汽油了,還好有認識的因重大公務外出,才順便幫我買了桶九五無鉛進來)看到中清路上的檳榔西施真的眼淚都快飆出來了。不過管休那陣子說真的還真閒,因為都在裡面也不知道幹嘛,基地也辦了很多體育活動,除了不自由,還蠻愜意的。而任務也比平常少。所以那陣子我才真正開始翻我帶進來的 GRE 書籍。

記得那陣子每天要量體溫並登記(居然有百靈牌耳溫槍,用得比老百姓還好),兩人以上場合就要把口罩戴上。(因為某屁事)被聯隊長召見,還都帶著口罩跟他講話。全隊早點名也戴口罩,做體操也戴口罩。除了洗澡拉屎(肯定是非兩人以上場合,除非...是...)外就是口罩口罩,只差沒有ㄊㄥ\口罩(誤)。

講了這麼,最後來點稍微有意義的:
禽流感 = bird flu (中文用文言、英文用口語,所以不是 鳥流感 vs. fowl flu)
豬流感新型流感 = swine flu(中文用口語,英文用文言,所以不是 彘流感 vs. pig flu)

最後,剛剛看 Wikipedia 關於豬的條目,發現跟豬有關的驚人豆知識,自己看吧,就不公布了。看個人修行,找到的會許會不一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wang 的頭像
cawang

Arthur's Blog

ca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