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開學的時候,整個 GSAS(文理研究生院)都會舉辦 Teaching Assistant (TA) orientation,參加對象依各系情況不同,我們系上慣例升二年級才需要去,院的辦完就換各系所自己辦。參加這個也不錯,整天聽一些人在上面畫虎畫蘭花,提供餐點,每節下課還有甜點,最重要的是那三天還額外賺三百美金。

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發生在我們系自己 orientation 時候的一件事。話說某位剛從大位退下來的人,已經沒有職務在身,但不知何故,一般都是由 Director of Graduate Studies 上的系上 orientation,居然還是由這位大人物來上。我已經是老江湖了,當然不用去上,不過因為某種因素,在上的時候我剛好在場。

情形是這樣。這位大人物首先主動介紹(是主動喔)系上的給研究生獎助學金部分的財務狀況,大意就是說如果越多大學部學生選修我們系開的課,我們就能夠有越多的 TA 名額。學校對於佔 TA 缺的研究生是全額補助,如果該學期某位學生不是 TA 而是領乾薪的 fellowship 的話,那就要由系上自己的基金去支應他的獎助學金。一般情況,學校對於超過四十個人的大學部課程提供一個 TA 名額,因為學校前幾年專案核准我們系只要有二十五名學生選課就提供一個 TA 名額,所以五十個就能有兩個 TA,也因此這幾年我們才能收到每年收到十二名全額獎學金的博士生。

以上都是這位大人自己主動提起的,這時候下面一個升二年級,從西班牙來的學生突然舉手問一個很有趣的問題。記得剛說二十五名學生配一個 TA 然後五十名配兩個。這位西班牙大兄問說:「What if a course only has 48 students enrolled?」

問這個很正常吧,其實我當時我也想知道。而且這位大人物主動提起這些跟訓練沒關的事,那問一下應該 Okay 吧?尤其老美的習慣是很愛你提問題,什麼千奇百怪的都行。所以對他來說問這樣的問題當然是很正常的。

沒想到這位大人物突然臉色一沉,說:「xxxx(名字,不是髒話),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The department will take care of this!」之類的話。當場所有人都很錯愕,空氣還為之停頓了幾秒。後來我想這位大人物要收手了,沒想到還是劈哩啪啦又講一堆(口氣當然不是責備,而是有點不太耐煩的口吻),這位叫 xxxx 的大兄就一直說:「Okay. Okay. I know. Sorry」。事情就這樣停了....

過了大概五分鐘後,因為我剛好在這位大兄的後面,發現他突然在他自己的 handout 空白處用力寫了好多句「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每一句都用筆加上超粗的框框圈起來。想必這對這位大兄的打擊應該真的很大...回去應該會打電話回去跟媽媽哭訴吧。

我完全可以體會這位大兄的心情,因為這種事在美國真的不太可能發生。因為對研究生來說,教授們真的一點都沒有什麼威嚴。我們都習慣直接叫 first name,而且應該每個學校都一樣。偏偏好死不死,大兄遇到這位大人物,真的是秀才遇到兵,啞巴吃黃蓮。

講到這種課堂倫理的差異性,有一次我跟我瑞士的同學提到,我們到高中畢業前,每節老師進教室要由班長喊起立、敬禮之類的。我還記得他當下的第一個反應是說:「Was it a military school?」

這樣看起來,地球兩邊真的差太多了,但是其實還是有相似的地方-總是多少會有類似這大人物的人。
創作者介紹

Arthur's Blog

ca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老猴
  • 你應該跟那個瑞士來的同學回答: it's classified and none of your business.
  • cawang
  • 這樣等於間接回答...it's a military school!
  • Iris
  • 大人物如果是在台灣的話,
    早就被蓋布袋了。
  • 老猴
  • 應該是早就沒辦法出席這個orientation吧~
  • cawang
  • 我只能說,蓋布袋可能還是算有佛心來的..
  • 老猴
  • 可惜我幾個月前去
    你們沒跟我講
    不然現在他已經跟一塊水泥
    長眠在哈德遜河底了
  • cawang
  • 我就是怕你衝動才不敢講,尤其那時候我到加拿大,沒人可以拉住你...
  • 老猴

  • 究竟還是arthur比較有佛心
    我雖然也有佛心
    不過算是怒目金剛吧
  • cawang
  • In Buddha we tru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