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都市的一個特色就是流浪漢特別多,而且都市越大就越多。所以紐約想當然耳就是其中的翹楚,波士頓當然也算嚴重。也難怪 ITA 到波士頓來過感恩節的其中一個感想就是怎麼那麼多流浪漢。

我在這邊生活了幾年,看了很多流浪漢,不知不覺也歸納出幾種類別。

第一種是路邊乞討型,其中又有三類:

A類是坐在路邊拿個杯子跟你要錢,有的會開口,有的就寫個牌子要你樂捐。這類的流浪漢應該是最多的,我遇過帶條狗一起的流浪的、背著吉他以及自稱有 AIDS 的、還有最特別的是我遇過一個邊唱 RAP 邊敘述自己苦命過去的人。還有一個印象深刻的是在我常搭車的車站,每天都會有個中年婦女,用氣若游絲的聲音說:「spare some change...」(他是鳥爺的最愛,回國後還要我報導她的近況 @#$%^&*$##%)

B類是在各速食店門口幫你開門,希望你出來後可以給他點零錢。他們很聰明,知道哪裡出來的人比較會給錢。我住這邊附近有一家麥當勞,隔壁還有 KFC,這些流浪漢永遠在麥當勞幫你開門, KFC 則完全沒見過。到底為什麼,我想來這邊去兩個地方分別吃看看就會知道了。

C類則是在地鐵列車上跟你乞討(特殊才藝表演後請你打賞的不算)。通常這些人口才都很好,不然沿著列車走大概也沒有人會理會。他們有的會用很悲情的聲音講解自己悲慘的過去,以及現在多可憐。有些則是講解憂國憂民的大道理,希望你捐點錢讓他去做事。

雖然我給零錢幫助他們的頻率不高,但是遇到太多次了,所以真的出手的次數也算多的。對於第一種的三類,我只有一個原則,很可憐的會給,好手好腳身強體壯就視若無睹。幫你開門的則比較討厭了,強迫接受服務。我是能不給就不給,除非他很可憐。

第二種流浪漢,是我所不齒的,因為是以欺騙的方式要錢。
也是在我常搭車的車站附近,有個金髮有點年紀的女人。打扮很入時,裝得像粉紅小甜甜一樣,而且一定要「大方地」露出乳溝。我看過這個人的惡行至少三次。第一次,我跟 I 同學還有鳥爺一起到 KFC 買東西。先說一下,KFC 跟麥當勞不一樣,一般只有一個收銀台,點完餐後拿收據在旁邊等。東西好了店員就往往就直接說餐點內容,自己招領,也幾乎不對收據就給你。這個傢伙有一次(還是一樣打扮的很粉色系)沒點餐就在那邊等,後來看到有一份餐好了,我猜大概是他想吃的,就裝是他買的去拿。好死不死她拿走還沒到門口,原本的主人就問他的怎麼還沒好。這時候收銀的女經理機警發現,追出去,從背後揪住她。她先強辯是她點的,但拿不出收據,惱羞成怒,想說我吃不到別人都別想吃,把偷來的食物砸到地上,炸雞掉滿地,然後趁亂烙跑。之後兩次是他在車站出口,這次目標是打扮體面的中年上班族。她靠著自己不像流浪漢的裝扮以及故意強調的乳溝,裝無辜說自己零錢不夠要「借用」。第二次我就特別在旁邊等著看,還真是無往不利,我去旁邊超市的期間他就拐了兩個人了。

第三種則是,只是想睡覺不要人煩,天地為家都能睡。
他們醒來應該有去乞討,只是都是白天睡,到底哪時候乞討就不知道了。真的到處都可以睡,地鐵車站裡(保暖)、建築物的凹洞(擋風),公園長椅(平躺)等等。I 同學有一次搭紐約地鐵 E 線,看到一個很妙的老兄,整個躺在地鐵裡面睡。在好奇及物以稀為貴原則下(因為紐約地鐵連包包放隔壁位置都明文規定不行了),就特別拍了下這張照片。看完照片,我突然覺得,自己還會失眠真的是一種奢侈的煩惱。

同時要告訴大家,台灣的生活真的很好。再怎麼落魄,我想去鄉下打個零工還是活得下去。這邊則是固定的職業一失去,就要開始坐吃山空,眼睜睜看著高額房租跟基本生活開銷吃盡自己本來就不多的積蓄。然後信用破產,找不到工作沒辦法週轉,然後就是 Homeless 流浪漢。有看過 Jim Carrey 搞笑電影 Fun with Dick and Jane 的應該知道,一個中高收入家庭,開雙 B 住大房。一失業,很多開銷馬上就會透支,連整理草皮的錢也付不起。然後這樣惡性循環下去,真的是越陷越深很難脫身。真的要多珍惜台灣的環境,因為這樣「維持基本生活所需開銷較低的已開發國家」真的越來越少了。

ca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老猴
  • 講到這個還有去NY第一天碰到的
    那天我已經走路走了起碼9個小時以上
    就是一臉疲憊觀光客模樣
    有個很瘦的黑人 走過來問我要去哪裡 跟我指了個方向
    其實不用他指我也知道那邊就是北方
    快速道謝以後 竟然一臉嚴肅跟我說 now give me a quarter for helping you out.........
    真想跟他說 help 你個頭 不過我身上也沒有零錢 就沒給他

    去 Seattle 也碰到不少 不過感覺都比NY和善一點
    印象最深刻舊的是在旅館出來的轉角
    有個男的穿的衣服不髒 不過身上很明顯是好幾天沒洗澡的
    然後笑笑的 簡單問候 how are you doing 我點頭示意
    他的下一句話就是 you think you've got 50 cents?
    哈 我把身上僅有個 4 個 quarter 拿出來
    i'll give one full dollar...
    笑臉迎人 在哪裡都有效
  • I-TA
  • 對啊
    剛到Boston真有點驚訝
    storrs都看不到流浪漢
    因為在這裡流浪漢只能跟鹿或牛乞討
    也沒地鐵可以睡覺....
  • htcheng
  • 我到紐約時也遇過 不知道算是哪一類
    大概算是第一類裡的C類吧
    六月時我和慧珊和朋友去Flushing吃好吃的 當然順便看球賽
    和朋友約七點在停車場準備一起回家
    因為朋友還沒到 我們就把車門開開 坐在車裡面等朋友
    就有一個黑人走來 看起來年紀很輕
    說他的Metro Card用完了 沒錢回家
    可不可以給他兩塊錢 讓他回家
    因為在台灣遇過太多這種的 一聽就知道是騙人的
    本來想直接帶他去車站 買票給他 送他上車 至少不會在Flushing再騙人
    後來想想實在沒這個閒功夫
    但又不想給他錢 就騙他說我只有一個quarter (神阿 原諒我)
    他連那個quarter也要 說Can I have it? 只好給他了
    (我有一個壞習慣 拿東西給別人都會說謝謝 那時竟也跟他說謝謝 被慧珊罵 說為什麼給他錢還得謝謝他 = = )
    後來就看他繼續在那個停車場跟其他車主騷擾要錢

    說到Storrs這邊
    我有一次到Big-Y超市買東西 停車在停車場
    也是有一位婦女跑來跟我說可不可以給她三塊錢 她沒錢坐車回家 = =
    那時是晚上八點多呢 根本就沒車了
    我也是當場就拒絕了

    ps. 我可不是沒惻隱之心的人阿
    我都喜歡在商店有人在募款時捐錢
    就是捐個一元他們會把你名字寫出來那種
    歹年冬 錢歹賺 要花在刀口上阿 ^^
  • cawang
  • 城市間的確有差,紐約很多流浪漢的確還蠻可怕的。
    而且我最怕的是那種也不是要討錢,但是就是一直碎碎念。似乎有點心理問題的。
    因為真的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幹嘛。
  • cawang
  • 強大應該露出奸笑,說我很樂意載你回去。她可能會跑像飛的逃離現場。
  • hhiwu
  • To 強大: 我也有好幾次在拿錢給他們的時候,不自主的跟他們說謝謝

    在台灣坐公車的時候常會碰到有人跟你湊零錢的情形,這種情況下我也通常會給,因為畢竟數目很小。不過有一次在我等公車的時候,有一個顯然也正在等車的人向我走過來說: 你可以借我 20 塊嗎?


    因為我想吃燒仙草...
  • cawang
  • 這讓我想起來我高中同學(不是菜虫)的故事。
    他說有一次他假日搭台汽去台北玩,
    坐在他旁邊的老兄跟他借兩百塊,
    說他等等下車就有急用,來不及回家拿。
    我同學傻傻的就借他了。也留了住址給他。
    回來上課跟大家講這件事,大家都笑他傻。
    錢丟入大海還洩露自己的個人資料。
    沒想過,過了一個禮拜。他收到一封信。
    裡面寫著充滿感謝的字句,另外附上一張五百塊的鈔票。
    借人兩百換回五百。
  • 老猴
  • 怎麼我碰到的狀況比較慘烈一點
    好幾年前了 也是在台北 我在那時火車站/忠孝西路上面等公車
    有個看起來智能好像有點問題 大概20出頭的年輕人 跟我說他要坐車 要跟我借個30
    我就好吧 一摸口袋 只剩下一個50 那個時代的50塊硬幣還是整個黃銅色那種 就給了他
    結果我在看公車車班找不到 在站牌下傳回來 要再進行第二次的瀏覽
    又看到這傢伙跟一個女婦人重施故計
    我衝上去 問他 我剛剛不是給你50了嗎? 還給我
    然後又示意那婦人先離開
    這傢伙還很猶豫到底要不要還我錢
    我已經逼上去 把他整個人推往當時還在蓋捷運的鐵皮籬笆上
    然後雙手一伸 去抓他的領子 才把我的50要回來
    我記得最後跟他說 賣擱吼恁爸看到
    唉 現在都馬至少要有買個口香糖或是玉蘭花才會給錢了 至少大家公平交易
    好人/凱子的確不是我願意當的
  • 豬瑞
  • 胥爹說他ㄉ壞習慣是給人家東西都會說謝謝,豬瑞則是去飲料攤買喝ㄉ都會說 "外帶".....這根本是脫褲子放屁,因為店家根本就沒地方讓你內用~=.=""
  • htcheng
  • To I大 :
    我看那個人是想搭訕你吧 ^^
    (還是他也要參加慈善撲克牌大賽?)
  • htcheng
  • A大應該把這個"要兩百給五百"的故事寫下來
    投稿到"宇宙光"或"人間福報"等雜誌
    相信以後社會更有溫暖
    你的publication也又多一筆了 ^^



    ps. 看到Ray講到喝飲料的事
    才想到自從六月在紐約喝了綠茶之後
    已經半年沒喝到快可立之類的東西啦
    真懷念15元就有一大杯綠茶喝到撐的日子 ^^
  • cawang
  • 這我也就抄襲我同學的原創創意,不太好。雖然這種 publication 見光度很高(尤其在中南部火車站旁總有大量翻印功德無量的書籍)...


    我們上次感恩節才跟 ITA 去 Boston Univ 旁的 88 超市喝了樂利杯。BU 那邊有點貴 $3.xx,紐約的比較便宜 $2.25,也比較好喝。
  • Iris
  • 要參加慈善撲克王大賽可以直說啊,我這麼有佛心,捐個兩百、五十的不是問題。搭訕喔,這就更不可能啦。
  • cawang
  • 對,是慈善撲克"王"大賽,不是慈善撲克"牌"大賽。
  • Iris
  • "要兩百給五百"的故事感覺也滿適合登在【阿文的內心世界】上的。
    又,如果A大把宇宙光投稿也算在publication裡的話,只怕會把他的advisor惹到沒收工就罵髒話。
  • cawang
  • 阿文已經是大學校長了,現在他的內心話大概是學校募款怎麼不太順利這種話吧。


    Advisor 沒收工就罵髒話會怎樣?失去特異功能嗎?其實我比較怕的是沒收工就睡覺..$#%#$^$^$%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