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系上有個老師,是標準的 Tech Geek,不知怎麼翻,就翻成資訊狂人好了。明明是人高馬大的老美,可是用的電腦設備偏偏很像追求絕對輕薄的日本人。

他剛跳槽過來的時候,因為剛來,系上還沒幫他添設新的設備,所以還用他之前的筆記型電腦,就我目測,應該是 IBM 早期的 Thinkpad S31,只有 10.4" 的 LCD,這樣的尺寸鍵盤一定是超小的。S31 最後的 CPU 只到 P3-600,可想而知用 Windows XP 應該是很吃力。不過他會用到這時候一定有他的道理,答案是他不用 Microsoft 的產品,都用 Linux(應該是用 Mandrake 版,因為他的兩個老師 JM/SC 夫婦也都是用 Mandrake Linux),包括接投影機作 presentation 也是用 Linux 下的軟體(名字我忘了)。

後來系上給新進老師買電腦,想當然他一定又是買極小型的。最後他選了 IBM/Lenovo Thinkpad X60s。這版本比 X60 更輕一點點,而且使用低電壓 CPU 更省電。我後來看他還買了一個長效型電池(跟整台機器比起來這電池真的超大)。據說這樣一顆長效電池可以提供 Full Day Computing(8 hrs)。當然這一台也是跑 Mandrake Linux。

光這樣還不算 Tech Geek,最強的是他不需要 Desktop,但後來不知何故,他買了一台 22" 的 LCD。我第一次在他 Office 看他剛把 LCD 拆箱放在桌上時,還傻傻的問他,Oh..you got a new desktop? 結果他說他是拿這大螢幕來接 X60s...可是這樣怪怪的,要使用 X60s 的鍵盤,就要把筆電的螢幕掀開,那不就會檔到大螢幕嗎?這樣用是可以用,只是怪怪的。

不待我提出我的疑問,他隔一個禮拜就又入手了一個新玩意。是類似 Thinkpad laptop 的鍵盤,圖片如下:

順道一提,這個鍵盤要價一百美金。所以現在去 office,只看到他的 X60s 接著大螢幕跟新鍵盤...我還是覺得奇怪,買台 Desktop 不是更快更方便嗎?也許這就是 Geek 的堅持吧。

有一次我看到他在用 E-Mail Client 回信,畫面就像這樣:

這套軟體叫 Mutt,看這畫面...這不是以前在 UNIX 工作站文字模式下用的 pine/elm 嗎?現在應該還很多工程師愛用這個,但在我們這一行真是少見。

我以前一直覺得自己在資訊設備方面已經很「宅」了,看到他之後,加計他的年紀跟我的差異,我真的要徹底的認輸了。雖然我以前弄研究所網頁的時候架過(Redhat)Linux Server,不過實際日常使用還是都用 Windows-based 的 PC...唉,真遜。不過,我想他應該沒有 DirectPush 的 PDA 手機吧?哈哈哈...

ca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4) 人氣()


留言列表 (24)

發表留言
  • Ivan
  • 用Linux還好,有Firefox跟OpenOffice就夠了,還在用文字模式的E-mail Client就真的開了眼界
    這個人用這些設備唯一的好處是不用解決desktop跟laptop還要同步的問題
    只是一般人為了這個問題,又要有desktop的舒適花錢再搞一台LCD跟keyboard吧, keyboard買這小的又這麼貴的也很奇怪...難道只是為IBM而IBM嗎?真是奇人呀
  • cawang
  • 到不是為了 IBM 而 IBM,我猜他已經習慣 IBM Thinkpad 鍵盤的觸感了,所以不想換。還有其實那個鍵盤蠻好打的..立起來也像桌上型的鍵盤,只是沒有額外數字鍵(另一款有獨立數字鍵,他選的是沒有的)


    的確不用資料放兩邊很方便,我想應該就是他只想用一台的原因吧。
  • Iris
  • 說不定他還沒有手機,宅宅地守著他的逼逼扣。
  • Iris
  • 敝所也有一個稱得上 Tech Geek 的老師,
    不過因為跟他不太熟,無法貼身觀察他的行為。
    從我來美國之後的觀察歸納,
    似乎做形式語意的比較有資訊狂人的傾向。
  • cawang
  • 他沒有用逼逼扣啦,我看過他的手機,是 V3 RAZR...顏色當然是 Thinkpad 的黑...
  • 老猴
  • 22" LCD 拿來看DVD正好...
  • cawang
  • 藍光 DVD 出來了,身為影音至尊魔人的你,這次來美國順道抱一台回去吧,市面上已經買得到藍光的片了...
  • Iris
  • 這樣說起來,樓上樓上的猴兄就是 AV Geek 了....
  • 老猴
  • 藍光DVD咧 不是很貴ㄇ?
    聽說SONY PS-3是市面上最便宜的藍光DVD player
    這樣就知道多貴了吧
    不過台灣好像還沒看過這類型的DVD(影片)
    規格改來改去也是很煩的
    高中的時候買一些VHS錄影帶難買還OK
    大學時期VCD大為盛行 買了一大堆VCD
    後來出了DVD 當然最讓我煩惱的就是很多VCD已經有的片
    又要砸$$$去換成DVD
    現在又來個藍光…

    DVD collector 真是燒錢的事業啊

    另 樓上的~~
    我不是 Audio/Visual Geek
    我是 Adult Video Geek
  • cawang
  • 的確很貴,而且沒錯 PS3 是最便的藍光播放機還附送遊戲功能(據說目前 PS3 還是虧本賣,搶市占率跟從遊戲那邊賺吧)...


    而且藍光之外還有一個 HD-DVD,現在看不出來誰贏,不過最後應該又是硬體通吃,形同解放兩個陣營的差異(跟 DVD+R 跟 DVD-R 一樣)。好笑的是,當初在 +-R 同一陣營的,現在在 Blu-ray 跟 HD-DVD 又不一定同一個陣營...真是生意上沒有永遠的朋友。


    搞專用規格真是人類科技進步跟新科技普遍的天敵,最早 BETA-VHS 大戰,攝影機 VHS-C 大戰 V8/HI-8,後來數位相機記憶卡,DVD+-R,現在藍光跟HD-DVD..還有那個 DVD 分區也是,真是的...好玩的是,這些東西感覺 SONY 都有參一咖,而且是最抗拒標準化的。像記憶卡都向 SD 卡靠攏的今天,SONY 還是搞專用..SONY 歷史上跟大夥最合作的時期應該是 DV 攝影機的時代,跟大家都用 Mini-DV Tape(好像還是首次跟 Panasonic 用一樣的規格)。
  • cawang
  • Btw, 說到 AV-Geek...別忘了我也是當年亞太x運中心的一員。
  • 老猴
  • 是亞太營(淫)運中心嗎?
    我記得我的是亞太猴園啊
  • cawang
  • 你怎麼把錯字給括號起來呢?ccc..


    對了你還記得會長的網路芳鄰名稱嗎?我只還記得菜虫的是亞太影城,會長跟如花的我就忘了。
  • 老猴
  • 如花的我忘了
    會長的 我印象中好像常常換 大多跟他們系上或是竹友會有關
    不過你們那寢讓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 國雄KUNI的 小頑皮...
  • cawang
  • 齁...其實是月花,我剛才想到,沒想到你也沒發現...說到跟新竹有關,希望不是亞太(香腸)貢丸(一堆草)..#$#%$^


    KUNI 跟他的小頑皮(一年級那個?)後來分手了不是嗎? 我也忘了,有點複雜...
  • 老猴
  • 唉 沒發現
    怪只能怪這幾年史蒂芬周太紅了
    也連帶加深我們對 “如花” 的印象
    至於 “月花(發)”…. 只能說不見小董久矣

    kuni我只記得好像跟一個中文系還是什麼系的一個女生交往
    白白的 臉有點肉 眼睛也很大 的小胖妹
    對了 整體感覺有點像當時還有點紅的 青沼知朝
    不過感覺他(女的 不是kuni)好像每天都心情不太好的樣子
  • cawang
  • 你還記得真熟..說胖還好吧,只是個子小小的,不過的確很憂鬱,這是中文系的特色嗎?


    還有,你的信行為真不頻繁,快回給我你的"拼音"吧...
  • 老猴
  • 當年我是個 AV-Geek
    當然最喜歡的就是洗衣板女優啦
    所以不管什麼女的只要稍微有點肉 對我來說都覺得很胖就是了

    拼音已經回信啦 請查收
  • Iris
  • 嗯 果然是 AV Geek 間的對話
    連看明星臉都是從 AV 女優花名冊中尋找
  • 老猴
  • 樓上的
    行家一出手 便知有沒有
    引用女優花名冊 只是身為 Geek 的基本功而已
    照此推論 應該你的道行也不差才是....
  • cawang
  • 拼音收到,機位部分已處理好,請查回信。


    另外,你們說什麼我都聽不懂,介意解釋一下嗎?
  • 老猴
  • 夢遺方丈:施主 這個問題你應該要問你自己
    油炸鬼:原來大家都是同道中人 早知道就不會這麼記(寂)寞了

    賣 GAY 啊啦
    不過既然你誠心誠意的發問了
    我就大發慈悲喚醒一下你的記憶吧
    一張圖片勝過千言萬語
    請點地球看 青沼知朝

    AA的票的MAIL有收到
    等等要開會 晚點才會去AA達康看
    再晚一點才回信
    請耐心等候
  • Iris
  • 李公公: 你把那把劍吞下去我就不介意

    又,因為我的男性友人大都是熱愛AV 的份子,
    也不介意在我面前談論,
    所以我基本上是不會寫詩也會吟了。
  • 老猴
  • 這就是近墨者黑
    就好像跑步、游泳一樣
    不也他作什麼 你做什麼
    有什麼好解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