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回台灣,整天無所事事,剛好八點檔新上演「天下第一味」,雖然還有「白色巨塔」,不過我對後者比較沒興趣,所以還是選擇看了前者。回來美國之後,當然就沒得看了。上網查,大家分享的都是「白色巨塔」。

因為都是大陸的網站在錄製的,對於講台語的當然沒有興趣。後來,不知道誰開始製作,就開始發佈種子,所以我也就可以繼續看下去。雖然中間有斷掉十幾集,但是該台的劇就是這樣,隨時可以接下去。

如果一直在台灣,我可能根本不會看,錯過了也不會想看重播。那為什麼在這邊卻要每天去找種子呢?而且也是一直看下去。這跟吃飯作息很有關係。

在這邊很多時間都是一個人用餐,這情況下有個禁忌就是不喜歡單獨「內用」。速食餐廳還好,但是有服務生的餐廳就真的很奇怪了。或許這也是我的怪癖之一,但是心理真的不是很有辦法接受。

因此我到系上去幾乎都是順便外帶點輕食去用。回家路上不管吃什麼都是外帶。那用餐的時候要幹嘛?看書當然是不可能,會消化不良。現在也沒棒球,所以這時候不用很專心的台語劇就是最好的選擇。也因此「天下第一味」就成了我在家裡用餐的良伴。當然有時候還是會想看別的,但是我吃飯速度快,只是為殺掉十幾分鐘的話,看一段「天下第一味」就是最方便的方案。因為不用記得播到哪,忘了也無彷。而且每週都有五集,根本不怕看到沒得看。

會講這些是因為前幾天去家附近的麥當勞買點小東西吃。因為常去,其中一個服務生似乎已經認識我了。他看我點完,問我:「For here or to go?」我還沒回答,他突然笑笑說「To go, right? I've never seen you staying...」似乎想要我接話跟他說,但算了,微笑一下就好。

不是我不要啊,也不是因為家裡有「天下第一味」等我;那是果,不是因。我當然也希望在那邊趁熱吃,但是單獨一人在外面是沒辦法得到安全感的。尤其是在這個陌生的文化背景下的國度。所以我選擇外帶,回到一個我覺得有安全感的地方。在「天下第一味」的母語對白下,我似乎才可以真的放鬆吧。

ca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ITA
  • 那我應該太有安全感了點...
    在台灣曾經一個人跑去吃日本料理ㄟ....
    而且還滿常一個人跑出去吃飯... -.-III
    因為我不喜歡把垃圾帶回來

    不過出國以後還沒有自己在外面吃過
    頂多是在學校的dining hall自己吃過早餐
    因為想要有專人煎蛋服務
  • cawang
  • 我在台灣也會一個人去吃,雖然高級餐廳還是少,但是至少一般賣吃的、速食、路邊攤我都常一個人去吃。


    這邊情況就不一樣,我連去麥都極少在店裡吃。但是如果這邊有專人煎蛋服務的店,而且可以指定 single/double-sided 等等的參數,我想我也會破例去店裡吃。畢竟煎蛋放太久真的是浪費。


    還有垃圾問題,美國丟垃圾已經夠方便了。我不知道你那邊怎樣。我來後住的兩個地方,都只要垃圾一包,每一樓都有一個垃圾洞(chute),打開丟進去就會自動掉到一樓的子母車了。這樣還不方便嗎?
  • bcyyang
  • 我在香港也看過這種公寓樓梯間倒垃圾的孔,只是住戶要很有公德心,像我看到的那個孔附近,只能說是觸目驚心~~~
  • Iris
  • 我一年級住的地方,只要把垃圾放到房間門口,隔天自動就會有人幫你拿走,而且還順便再留個新的垃圾袋給你。方便的讓當時的我有點傻眼。
  • cawang
  • 我住的兩個地方,大家公德心應該都還不錯。
    一年級住的地方,那個 chute 就在電梯旁,
    偶爾有人會放大型資源回收物在哪邊(不髒),
    除此之外周圍真的很整齊乾淨。


    現在住的地方是每一樓有個小小的房間。裡面有 chute 孔,
    還有一些放置資源回收垃圾的桶子跟桌子。
    所以髒亂的問題應該還好。


    I 同學一年級住的是 MIT 高級宿舍,
    當然服務很好。
    我還記得那個收垃圾的是個女的,
    整天就掛著黑眼圈,所以我們都叫他熊貓。
    有一陣子他似乎討厭給 I 新的垃圾袋,
    後來是我撥了通越洋電話,
    聯絡中國四川成都保育中心的主任,
    才把這件事情橋定。
    後來不只給一個,往往還會給兩個。
  • 鳥爺
  • 為什麼大家的留言都這麼離題。

    哼。我原本還想好好談談吃飯的問題。
  • cawang
  • 鳥爺你還是可以說你的專長吃東西的問題。


    其它人也可以繼續講垃圾的事,雖然不太搭嘎。
    但畢竟這邊的人都習慣跳著回應,
    沒有說四樓的一定要回應三樓的等等。
  • 老猴
  • 我倒喜歡都內用
    不過這主要是我懶的清理垃圾

    講到這個就想起去seattle時
    旅館附近有個中國餐館 都是廣東料理 裡面有一個不知道是waitress還是老闆娘
    我第一次去聽完他的問候語(英文)就問他識不識講普(po)通話(wa)
    他笑笑說 我會講

    然後用餐 偶爾就會問我覺得好吃ㄇ? 需不需要打包之類的話題
    看來跟Arthur的天下第一味 母語環境下用餐有異曲同工之妙
    只不過我的是to stay

    另外 我發現那個廚子黑黑一塊 很像印度阿三
    幸好那時你還沒放印度版麥可傑克遜
    不然我給他唱下去 那女的從旁翻譯
    就死的很難看了
  • 老猴
  • 對我來說 台語 和 北京話 都可以列為母語
    尤其在中文閱讀方面 我想應該台灣大多數人都是由北京話的文字開始的

    我問那女的是用廣東話問的 普通話真的叫
    普(po2聲 就跟台語捧LP的捧發音一樣)
    通 這個發音完全跟北京話的通一樣
    話(wa 或是注音的ㄨㄚ2聲)
    而且要問識不識講
    識 的發音就跟台語中釋迦(水果)的釋一樣
    講 要唸成注音ㄍㄤ2聲
    當然 這是看他的菜單來決定怎麼問
    如果他都開一些台菜 快炒的菜單
    我就會決定用台語問了
  • Iris
  • 鳥爺的飲食習慣,當然是喜歡外帶囉,而且是叫別人幫他帶回家給他吃。

    套句崔尚宮的話: 可惡的東西!